您的位置:澳门新濠天地>地方体彩>久赢国际手机版下载安装|三川玲:这个时代穷人更容易获得幸福,而不是相反

久赢国际手机版下载安装|三川玲:这个时代穷人更容易获得幸福,而不是相反

2020-01-11 15:46:54 作者:匿名 阅读量:2692

久赢国际手机版下载安装|三川玲:这个时代穷人更容易获得幸福,而不是相反

久赢国际手机版下载安装,7月2日,三川玲做客了据说是北京上空收听率最高的名牌节目——北京交通台的名人访谈节目《鲁鲁一专访》,据说该期节目创下了新的收听纪录:48.6%

这是一个访谈过大名鼎鼎的高晓松、范伟、郎朗,新锐的贾樟柯、窦靖童,行业话题人物建筑师青山周平、作家张嘉佳、急诊科女超人于莺……的节目,节目主创团队对儿童教育作家三川玲创下的收听纪录,大呼“没想到”。

三川在节目里面保持了一如既往的奇葩言谈,包括但不限于:

……

是不是已经有一肚子要反驳的话了?欢迎到留言区交流。

(本文内容整理自北京交通广播fm103.9《鲁鲁一专访》,下文的 l——鲁鲁一 ;s——三川玲)

l:欢迎三川玲老师来到我们的节目,欢迎您。

s:大家好。

中国版天台告白

让我看见中国当下不平等的童年

l:三川玲老师是在教育领域,特别是在儿童的图书出版行业的大v了,写了很多十万+的文章。最近湖南卫视有一个节目叫做《少年说》,引起了很多的讨论。

这个节目的形式跟日本《天台告白》节目非常类似,在《天台告白》节目里边,很多孩子、学生上了这个天台之后,向暗恋的对象去表白。可能在中国人看来有点早恋的这个因素在里边,看了这个节目之后,很多人都会觉得说,很能被这种热血的、坦诚的、积极乐观的东西而感动。

而《少年说》就是中国版本的这个节目,很多孩子说的都是:“求求你,父母,千万别……”我觉得现在这些05后的孩子,为什么跟85后的孩子好像是一样的?

s:我没有看日本原版的《天台告白》,但是挺认真地去看了湖南卫视的《少年说》。我看的时候,想起了美国一本叫《不平等的童年》的书。这个节目我看得比较多,除了你说的那个“求求你”,其实它分几个告白类型,告白老师,告白家长,告白亲戚朋友。

l:不一定是喜欢谁的那个告白。

s:对,不一定。

l:就是喊出自己内心的话。

s:对,喊出自己内心的话。喊的一般是这三个对象,主要是家长,家长以妈妈为主,说明妈妈控制型的比较多。告白家长,还有告白朋友,或者兄弟姐妹,就是三种,但是第三种占得非常少。

我留意到,节目组其实去了四所学校,它们可以分为三个类型,一个类型是公立名校,明德华兴其实是公立名校,那个学校非常美;一个学校是国际名校,碧桂园的双语学校;还有一个是留守儿童的学校。我觉得导演很用心思。

l:在中国版本的这个节目里,去了三个不一样的学校。

s:对。不一样的人群,我发现了很多不一样:孩子们的烦恼是完全不一样、他们父母映射出来的教育方式也完全不一样的。你会觉得明德华兴这所公立学校的孩子像85后,碧桂园双语国际学校的孩子看上去像00后的,而那个留守儿童为主的学校,很像我们小时候,甚至是我的父母小时候,属于70后了。

l:虽然他们是同龄人,但是他们的心理状态完全是三个年代的。

s:对。他们受到的教育的对待方式其实是三个年代,当时我把这三四所学校放在一起对比时,我觉得挺惊讶的,差距非常大。

像明德华兴的孩子会说:“求求你不要把我和别人家的孩子比,让我去跳舞吧。”

她妈妈就跟她讲价说:“你要考进前150名,就可以去跳舞。”

l:会有这个讨价还价。

s:对,可以讨价还价去争取自己的自由。但那个国际学校的孩子喊的是:

“妈妈,你不要再向爸爸撒娇啦!”

“我将来想去当兵,这样我可以不继承我们家的公司了。”

你看他们的烦恼类型是完全不一样的。

还有一个我印象特别深的国际学校的孩子是告白她的双胞胎哥哥:

“你不要那么自恋了,每天早上照镜子,要看少一点时间“

后来节目显示:这对龙凤胎长得非常好看,关系也非常和谐,所以尽管怼来怼去,但是看得出来他们关系很好,你会觉得他们就有点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没啥好告白的。我看这个国际学校的天台告白时,差点打瞌睡,他们的呐喊轻飘飘的,不值一提。

留守儿童学校的孩子,有一个孩子长得矮小,他妈妈强迫他一定要吃四盆饭。一看这个妈妈就是不太懂营养学和生理学的,这个孩子的呐喊是说:“能不能只强迫我吃两盆饭!”

另外一个孩子喊:“妈妈你可不可以不要挪用我的压岁钱”,后来听明白了,是孩子在高声告白“你可以用我的压岁钱,但不可以用去打麻将赌博”

还有一个孩子喊:“我将来要学会开挖掘机,因为爸爸买了挖掘机不会开,请不到人来开”,这个孩子觉得会开挖掘机能够帮上爸爸巨大的忙。听见这个告白,我的眼泪一下子掉下来。

还有一个孩子告白:“我想我过生日的时候,爸爸妈妈能跟我在一起!我的爸爸妈妈从来没有给我过过生日”。

l:可能他是一个留守儿童。

s:对,孩子肯定是留守儿童,我不由得想起绘本《团圆》里面一年只能见父母三四天的孩子。一般像这种真人秀电视节目,节目组都会安排孩子的父母”从天而降“,孩子”泪流满面”,父母“改过自新”——但是那次节目里面,这个孩子父母始终没有出现。

l:差距非常之大。

s: 我不由得去想象,过了十年二十年,这批小孩长大了,他们在不同教育方式、教育环境下下长大,他们会是什么样的情况。

l:其实听得出来三川玲老师是把他们当成一个研究对象,看到了一些观众可能不一定感受到的内容和一些思考在里边。可能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,公立学校还是会成为他们的首要选择,很多人都在追逐公立名校的身份和入学机会,但是在那样的学校里我们看到的是,05后和85后好像面临的是同样的困境,他们的父母好像就是他们最大的魔咒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状况?

s:的确,公立学校、应试教育,是整个社会的主流,不管是美国高考还是中国高考,大家还是会对最后的结果非常非常地在意,说到底还是应试教育对他们的一种指挥,造成了他们可能会被压抑。

l:在公立名校里面,有这样一个女孩,她的一个闺蜜是全班全年级全校全联盟的第一,她在自己妈妈面前感觉真的活不下去了。家长是不是在与孩子相处中也会存有他们的一些迷思?

s:孩子的闺蜜就回答了这个问题,她说在她妈妈眼中,依然有个别人家的小孩。她还说,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势,有别人身上所不具备的优势。

但是我认为女孩的母亲并没有听进去,孩子呐喊一样的告白毫无作用。我跟很多家长相处的时候,看见他们对孩子的高标准、严要求,听他们对孩子人生的规划——“好像有个王位要去继承”,我就觉得这样家长可以用“欲壑难填”来形容。

做这样家长的孩子是很痛苦的。

l:注定以这样的一个标准的话,她的孩子失败的可能性是极大的。

s:如果达不到那个标准,就是失败的人生的话,那么她的孩子99%以上的可能性是失败的人生,赔率那么高,那你把这个小孩生下来干嘛?

▲美国心理学会学术大奖作品《教养的迷思》的作者朱迪·哈里斯阅读了上百篇学术论文,得出的结论是:父母对孩子的成长起不了多大作用。这本书对三川玲冲击很大,也帮助她进一步认识到教育是成就孩子的本来就有的自我,父母的焦虑做法往往是无效而且是反作用的。

穷人跟富人一样

需要素质教育

l:可能还是您刚刚提到的应试教育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导向性作用。我们说了很多年的素质教育,包括高校自主招生,但是前段时间这样一个说法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,就是说“素质教育自主招生,其实是富人对穷人的一个骗局”。

如果是素质教育和自主招生,那么经济条件比较好的人要得到一些教育资源、一些培训机会和渠道相比于经济条件较差的家庭来说,是要好得多的,您对这个观点怎么来看?

s:教育分两个阶段的:

一个是义务教育阶段,在中国来说,它是基础教育阶段,每个国家的义务教育时间是不一样的,但是主流都是像中国这样的九年义务教育。九年义务教育为什么是基础教育,或者为什么它是国家的、公民的一种义务,是在于任何一个公民,不管他是贫穷的还是富裕的,在这个社会要立足必须要学会的知识。那么政府是有义务,父母是有义务要确保这些孩子能学到这些知识,学到这些知识,他才不会吃没有受教育的亏。

但是我们这种层层选拔的应试教育,把人人都应该得到的基础教育变成了淘汰教育,这是偏离教育本质的。

基础教育之后,从高中到大学,它应该是什么教育呢?就是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道路的教育——自我的教育——自我教育可能是为了去华尔街做金融精英,也可能是为了捏好一块寿司。

在日本捏寿司的那位老先生很受大家尊敬,被称为“寿司之神”,听起来很高大上吧,但是一个孩子立志要当“寿司之神”,要读的学校肯定不是东京大学、早稻田大学,而是职业学校,就是中国的蓝翔技校嘛。

l:您的意思是他不一定非得做主流意见觉得的那些个伟大的事情。

s:不是。其实大学教育本质上是学术教育。一个社会也没有可能为那么多的人提供学术领域的工作。

在其他国家,他们的职业高中、职业大学是非常发达的。你去选择这些职业高中、职业大学一点都不羞愧,因为你喜欢干这个事情。

童书妈妈最近刚采访了一位日本花艺师,他去德国留学上的是职业大学,学的是花艺,他并不觉得学花艺跟研究核武器,做金融有高下之分,都是一个选择。

他之所以选择花艺,不是因为考试成绩不好,而是觉得他在这里有天赋,而从社会回报来说,他的收入他的社会地位并不比一个研究天体物理的差。

每一个自我都能找到自己的路,我的路是跟你的路不一样,而不是我的路比你的路低级——这是自我教育。我们的教育体系里,父母对教育的认知中,都没有提供给孩子这样的选择。

l:按照他的天赋来给他一个成才之路,这个在中国是比较有障碍的一件事情。

s:对,所以素质教育,我更多理解成是一个人自我教育的那部分。

我的女儿爱画画,写作也蛮好,也爱读书,那我可能给她这方面的教育资源多一点点,因为显然她做这个比做数学题和天体物理,成才机率大得多。

你刚刚问,如果搞素质教育,是不是富人占据的教育资源特别多,穷人占据特别的少?会让穷人觉得不公平。

首先,我觉得即便富人都不去素质教育,对穷人也不会有更多的好处。

其次,我认为穷人跟富人一样需要素质教育。穷人如果要从穷人阶层突破出来,要到另外一个阶层去过得更好的话,他也需要进行素质教育,也需要找到自我,并结合自己的天赋和资源去发展。素质教育对穷人对富人都是同样有利的,穷人没有另外一套系统。

l:您说的这个路径和方式,对双方来说,都是需要的,都是有用的,有好处的。可是如果说对素质教育和多样化的评价体系做一个评价标准的话,您怎么来呢?

s:我觉得把这个东西作为评价标准,首先这个是没法整齐划一评估的。我觉得如果真要在这个里面取得公平公正的话,首先穷人家和富人家的孩子在天赋上是均等的。上帝在安排的时候,并没有从天赋上把穷人家的孩子和富人家孩子有这样的区别。

那你说富人家的孩子可能拿到更多的资源,我认为资源不足以抵挡住一个人的势能,就是说它的生命力在那儿。

▲一个人的行为取决于目标而不是来处——这是儿童心理学奠基之作《孩子:挑战》带给三川玲最深的影响。这是县城普通人家出生的她,相信梦想的原因。

l:但是,一个经济条件好的家庭的孩子,比如说他围棋是有很高的级别;可能经济条件差一些的家庭的孩子,他们没有系统性地学习某些所谓素质教育的自主招生的东西,在自主招生时,他们可能就加不到那个分数。

s:自我教育都是追求的顶层,某个领域的顶层。你可以看看世界球星的履历,哪一个是出生在一个足球世家,富裕世家?c罗是吗?我刚学习过c罗的简历,都不是的。

你家再有钱再有实力,保证你的各种资源,请最贵的教练,去最好的足球场踢,你还是成不了c罗。如果说父母有资源,有财力就能成就足球明星的话,球场上应该跑着的都是曾经出大名赚大钱、有大大的社会资源的贝利、马拉多纳、贝克汉姆的后代。

但其实不是。

其实跟足球行业一样,每个行业,每个领域的最顶层的人才,都不是父母的资源、权势能够保障得到的。

而且你已经作为一个富裕人家、权势人家,你已经拥有这么多资源,你如果不能到最顶级去的话,也没有什么成就感可言。

把穷人踩到后面,你的起跑线比人家的终点还高,对于孩子本身来说,没有什么意义。

举个例子,王思聪什么都有,王健林小时候什么都没有,你愿意当王健林还是当王思聪?

穷人家的孩子其实比富人家的孩子会多一个机会,就是超越父辈的机会。人生幸福的得到其实不在于你当了老大,你才有机会幸福,你得到财富,你才有机会幸福,而是无论穷人富人,你拿到了通过你的努力,能得到的满足感和成就感,这样的幸福是每个人都需要的。

穷人说不定这种可能性更大。比起当王健林来,当王思聪特别没有成就感。而成就感本身就是幸福的意义。王思聪比穷人家的孩子得到幸福的可能性小得多,因为他父亲造就的门槛太高了。

l:因为穷人家的孩子是一张白纸。

s:因为他的起点低。

l:所以穷孩子他走的路的绝对值,可能要高一些。

s:像我从县城来,我超越我的父母太容易了。但像我的女儿,她需要超越我这个在北京的普通中产,其实挺难的,比我的难度大,比我超越我父母的难度大。

但是人的幸福感和成就感、价值感来源于我超越我自己多少,而不来源于我绝对值的多少。我生下来都很富,对我来说,多一点荣华富贵,没什么有幸福可言,没有什么快乐;但是我本来很差,我把自己变得较富裕,其实那个幸福感很强的。

所以,佛家说人生的本质是“苦谛”,有苦,才会有吃苦,才会有苦尽甘来,蜜罐里面泡大的孩子,一辈子都体会不到“甘甜”的滋味。

l:那对一个经济条件比较差的家庭来说,可能有一些家长会觉得说我要去参加自主招生这一类的考试,可能是靠自学不一定能达到的,所以我的机会是不是会少一些。

s:其实学习的本质就是自学。学习的本质就是学到学习的方法,学会学习,学习的本质就是这个。我们刚刚把芬兰教育集群的首席专家请过来,他们认为教育的本质就是让学生学会自学。

我是出版业的,四大发明有两大,印刷术和造纸术都是我们行业的,这两个为什么能占据中国四大发明的两大发明呢,是在于把少数人能掌握知识的权利,给了尽量多的人。这也是出版业最伟大的贡献。

你掌握知识的权利,给了更多的人。现在互联网时代,你能拿到任何东西只要你想,没有人能挡得住你,你说现在最贵的教育资源是不是哈佛的课,哈佛的最好的课不全都做成公开课了吗?

l:所以您觉得这些资源其实都可以非常便利地获得到。

s:对,我认为现在很珍贵的资源其实都是免费的。

l:所以在您看来不管是经济条件收入怎么样,这些孩子都真的是平等的。

s:我认为在获取知识乃至智慧上都是平等的。

▲《翻转课堂的可汗学院》探讨了不考进名校也能享受顶级教育资源的方式。从事出版的三川玲认为:哈佛公开课、可汗学院等线上学习平台等出现,是教育史和出版史上的重大变革,是继造纸术和印刷术之后,革命性的知识传播方式。

如今的中国家长这么焦虑

是因为得到太多、选择太多

l:在这个子女教育方面,中国父母的一个执念就是要倾其所有,砸锅卖铁,吞糠咽菜地去给予孩子教育资源,您对这样一种想法是怎么来看的?

s:的确,在我们过去的那个年代,砸锅卖铁,吃糠咽菜送出一个孩子去读书,真的是可以带出去一窝的,这个投资回报非常大非常值得。

今年高考那天我妈发了一个朋友圈,她说:我女儿高考录取通知书发下来的那一天开始,我们家就走向富裕。

我去广州之后,大学还没毕业,就带领我二哥去广州工作,我的二哥把我的大哥带到广州,现在我们全家都在广州,都过上了应该算是在县城没有办法拥有的生活,那我觉得这样子的话,还是很值得砸锅卖铁去投资的。

但现在的情况,父母倾其所有达不到同样的效果。

l:其实这个倾其所有,您说的可能一方面是经济上的一个付出,另外一方面可能是大家觉得说“我真的是十足地用力去创造各种条件去教育子女了”吗?可能这个就有很大的一个焦虑在。您觉得现在父母焦虑的原因主要来自什么呢?

s:我觉得我们这一代父母比我那一代的父母要焦虑很多。我觉得有两个原因,一是我们拥有东西多了,我们害怕失去;二是我们的选择太多了。

l:其实是一个冗余用力在里边,多的地方可能都没有用处了,现在很多家长对于孩子的教育来说,都会有很多焦虑的这种情绪在,而且蔓延了非常多年,您可以具体谈谈吗?

s:现在拥有的东西多了,我们害怕失去,以前反正没有,所以没有什么好失去的。

我就给你举一个例子,我记得我当年从县城去一趟重庆,那时候肯定是没有私家车的,要坐单位的车去一趟重庆要给司机送一包红梅烟,然后他才会让你搭顺风车去一趟重庆。我妈说:她做梦都没想到现在我们全家人会有六七台车,会有那么多套房子。

当你拥有这么多的时候,你会焦虑,你怕回到以前,你担心会失去这些东西。因为拥有了所以更加焦虑,害怕失去。让你焦虑指数瞬间上升的话是:向上的通道是紧闭的,向下的通道是敞开的。

l:所以下去很容易。

s:焦虑的第二个原因是选择太多了。

以前我们只有一个选择:必须在家门口读书;必须够了分数线,才能读好中学。我小时候的年代,没有其他选择——给钱也没有选择,给权力也没有那个选择。那个年代没有选择,反而心比较静,父母也不慌,小孩儿是那个水平就是那个水平,父母觉得我努力了也没有什么用。

现在不一样了,你钱多,例如北京有年收费四五十万的学校,我够这个钱是可以去的;你买得起学位房,不必局限于单位分房,你可以读最好的公立小学;你给不起钱,你买不起学位房,还可以让小孩从四岁半开始去某些培训机构刷题,裸考考进牛校。还有人为了孩子教育移民到国外……

l:过去没有那么多选择,我也就不想了,也没有那么多选择。

s:你现在可以努力的事情太多,以至于你现在时刻都要问“我是不是给了孩子最好的,我是不是尽到了自己最大的努力,我的小孩会不会被pk掉……”大多数家长忙着焦虑,几乎忘记了为什么要焦虑了。

l:是不是已经做得足够了,这是一个非常焦虑的事情。很多家长之所以要那么焦虑,付出那么多,是为了保证孩子能够在阶层上不要下滑,所以您觉得父母真的有对孩子阶层负责的一个责任吗?

s:父母肯定要负责的,是因为父母自带了一个阶层给孩子,但孩子其实是想从父母所给的阶层进行波动,其实是挺难的。

就举一个我女儿的例子,现在她想再去一个大城市,像我当年从一个县城到北京这样的国际大都市,我是一个很大的跨越,我跟我母亲可以算是两个阶层的了。

但是我女儿她还能去哪儿呢?纽约?纽约其实也未见得比北京更大呀,而且我也有可能去纽约的。所以从阶层波动来说,我女儿再提升一个阶层可能性不太大,但滑落到另外一个阶层的可能性也非常小更小。

为什么呢?你想她每天生活在我的生活里面,她天然可以接触那么多书,天然可以接受那么多老师,天然可以接触北京人的生活。

那么在工作中,她肯定会比其他人更了解北京人的生活,我觉得那些东西都不用有一个学校去教她的,她光是从她的生活已经给她提供这些东西,我甚至觉得她以后愿意去重庆或者广州工作生活的话,这两个是我比较熟悉的地方去生活。

l:因为您自己本身在这两个地方生活过的。

s:我觉得她去那里会很出色。因为我觉得北京孩子很多优秀的素养,还是很多其他城市没有的,不知不觉都能够积累的东西,她要滑落到另外一个阶层的可能性太小。

l:所以您对她真的没有太多的焦虑?

s:我没有太多焦虑,我想明白了,那个摆动幅度很小。

l:也就是一点点,就是那样的一个波动,所以不用太焦虑。

s:但是我反而觉得,在三线四线或者二线的城市,他们的摆动幅度可以很大,比我女儿会大。

我留意到一个小镇青年现象。我是从小县城到大城市的,还有从小镇来的,跟我一起来广州、北京这样大城市的人非常多,这些人一般叫新广州人,新上海人,北漂等等。

这些小镇青年来到大城市之后,要赶上大城市青年的起跑线,已经需要非常努力,非常拼——读大学时候要比大城市孩子学习努力,工作后比大城市孩子多加班,大城市孩子有父母的房子住,小镇青年得自己买——不但要给自己买,还得给家乡的父母买。

保持这样比别人更拼的加速度20年、30年之后,我发现很容易超过本地人,回忆起我的大学同学,新广州人过得往往比老广州更好,是因为保持了20年的加速度。这有点像中国,开始一穷二白,要追上欧美日这样的“贵族”比登天还难,但改革开放30年,那种后进的“加速度”的成果有目共睹。

l:所以这个努力的势能是一直在往前走的。

s:是一直往前走的,但是一旦你成为本地人之后,你的势能会降低的。我对于我女儿这一代在大城市长大的孩子,其实是不太乐观的。

回到我们开始说的中国版天台告白《少年说》,我觉得公立学校、留守儿童学校的那些孩子,可能未来更有出息,更具加速度,更有势能,因为他们有很强烈的想要改变的欲望,那样的欲望让电视机前的观众会内心触动,会流泪,也会让更多人触动,那是真正的生命力。

腾讯、阿里巴巴,乃至共享单车、滴滴打车,拼多多、抖音、快手……虽然满身毛病,虽然还需要学习,欠成熟,但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却是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。这是当下中国特有的生命力,更属于北京五环之外,更属于上海人眼中的乡下,更属于三线至十八线城市和小镇。

▲三川玲和白滔滔合著的《通往幸福的教育》从六年来写作的200万字精选而出的20万字,是她六年来的一刻不曾停歇的教育思考的精华。

©版权信息:本文内容整理自北京交通广播fm103.9《鲁鲁一专访》,在发布时删去了“童书妈妈的重要发展节点”、“三川玲如何平衡工作与生活”两个部分,如果你好奇,可以点击一下链接收听。

鲁鲁一专访 汇聚了当下最具话题性的名流,既有明星大咖:贾樟柯、窦靖童、高晓松、范伟、郎朗,也有行业话题人物:建筑师青山周平、作家张嘉佳、急诊科女超人于莺……每期60分钟的节目中,有热辣讨论,也有冷静思考,嘉宾们说得热闹,听众们听得过瘾。你可以在各大音频平台上搜索及收听听。

三川玲 儿童教育作家,出版人,“顺应天性的儿童写作”系列课程出品人,儿童教育媒体“童书妈妈”创始人,著有《通往幸福的教育》